对于很多穷人家的孩子来说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11-09 09:36    次浏览   >

(5)宣传卫生保健知识,对患者进行健康教育。

《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第21条医师在执业活动中享有下列权利:

(3)病人有平等享受医疗的权利。

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样子。数年前,曾连续发生**砍伤砍死小学生、幼儿园孩子的事件,媒体渲染,各种传播,人心惶惶,国内此起彼伏。最后,政府出手,从根源上下手,标本兼治,严厉打击这类犯罪,各学校安保加强,**在学校周围巡逻,发动全社会来参与监督举报疑似犯罪者,媒体禁声,内紧外松,校园安全问题很快得到好转。这些经验值得借鉴,在医院安全上,也应该形成共治局面。

面对伤医案:大众认为悲剧会让医疗圈警醒,医疗圈认为悲剧会让大众警醒。圈内和圈外,医方和患方,行内和行外……评价如此割裂,到底谁该醒醒了呢?这又给谁警醒了呢?

(9)病人痊愈后有及时出院的义务。

30年市场经济的体制的推行,不仅仅医院公益性严重削弱,而且医生也变了味,患者也不一样了,正如知名评论员吴帅所言:

你认为伤医辱医最后受伤害的还是患者?可患者他根本不知道,也完全不这么认为。而事实上最后买单的,受伤害的,是所有人,包括我们的孩子!

(7)爱护公共财物的义务

(4)病人有参与决定有关个人健康的权利。

(7)对所在机构的医疗、预防、保健工作和卫生行政部门的工作提出建议,依法参与所在机构的民主管理。

(2)病人有获得全部实情的知情权。

似乎总有人与医生群体过不去。那么他们是什么人?简单地把他们归类为“精神障碍病人”、或者“充满人性之恶的患者群体”,是不是就可以圆满解释了?

要从根本上扭转医疗环境恶化的现状,单靠卫生系统本行业(做好自己)已是无能为力了,必须由国家出面予以解决。需要患者和整个社会都应该和医生站在一起,共建医患和谐,没有谁是局外人,而最关键也是最根本的是党和政府的不沉默,需要党和政府的作为,需要法律和制度的保证。

沉默只是待宰,而不沉默就会被宰。现在医生们仅仅在行业内部,同病相怜,互诉衷肠,大声疾呼,彼此温暖和抚慰,有个似有若无的情绪高压的出口。但也免不了负性情绪蔓延。而在行业外部,有谁给医生们申辩的机会、场地,有多少人和媒体等能够愿意为医生们提供话语自由的平台、舞台,客观反映医生的现状、苦痛、代人受过、无奈。而一次又一次爆发的除了很小众的健康类自媒体和网络大v,你还见过谁,即使是被称作为医务人员说话的医疗行业自己的媒体,也都是很有限度地适可介入,或者以旁观者的姿态艺术地点到为止,生怕位置站得不准产生后果。

伤医辱医发生后,有呼吁停诊、拒诊的,建立黑名单的,实行株连并罪加一等的,上大街**的,点蜡烛,发倡议征求签名的,倡议将微信头像换成黑丝带的……也确实有很多人是这样做了,但然后呢?然并卵。你看到几个非医务人员加入了这个行列与医生们站在一起?社会又达成了哪些共识?每次事件过后,过去的也就过去了,很快就被人们忘记,既没有让社会警醒,也没有让行业有所调整。就像是自导自演的一场“独角戏”,自己是如此投入,声情并茂,但场下却没有一位观众,或观众早已无影无踪。活脱脱一个现代版的“祥林嫂”,失魂落魄的诉说“我家阿毛……”。

网友牧童评论道:无论发生多少杀医事件,医疗圈都绝不反思,医疗圈很多医生、自媒体,特别是某些机会主义大v,都认为医界在这些事件中绝对没有任何责任,全都是“无良患者无理取闹”。行政垄断的公立医院体系如果还不能认识到自身的官衙形象早已深入人心并遭到痛恨,就无法理解医暴频发的真正原因,而把仇恨发泄到全体国人身上,也只能让自己进一步自绝于人民,并遭受更多苦难。

(6)获取工资报酬和津贴,享受国家规定的福利待遇;

(8)接受强制性治疗的义务(急危病人、戒毒、传染病、精神病等)

(3)支付医疗费用及其他服务费用的义务

医疗领域的问题,归根结底是我国社会转型期各种社会矛盾的集中体现。当下,医疗生态环境的严重恶化,已远远超过了行业的自净能力和自我修复能力。

“一个绝情功利冷血的体制存在,牢牢唆使病人作恶和医生变坏”。

医患对立,谁能受益?在严峻的医患纠纷形势下,医患都应该警醒!跳出自己的圈圈,呼吁理性对话,各自归位,要学会宽恕、学会平和。医生们不仅要正视现在中客观存在的“贫穷所引发的穷凶恶极”,更要学会用医者最温暖的关爱善待贫病、学会自保;患者要尊重医生,了解医学的局限性,降低期望值,然后寻求到医患利益的最大公约数形成合力,对付共同的敌人——疾病,而不是相互为敌,化友为敌。

“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医患双方是真睡还是装睡?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至少,直到现在谁都没有醒,谁都在睡梦中。梦醒时分,就是医患关系改善之时,就是医生和患者共同的春天,就是医学的春天。

8、产业工人阶层;

(5)在执业活动中,人格尊严、人身安全不受侵犯;

1、国家与社会管理阶层;

6、个体工商户阶层;

这种喊叫和呼吁即使再多都是空洞的,既不治标也不治本,除了一时的嘴上痛快,其实都是纸上谈兵,再大的震惊和愤怒也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对事件本身的关注并没有错,但过分关注,甚至炒作就不一定是好事。有时不仅于事无补,可能还会产生严重的不良反应,甚至适得其反,给外界负面作用。

五月初,广东省人民医院口腔科主任医师陈仲伟在家中被砍死。媒体曾报道,有很多市民自发悼念。其实,参加悼念并不是各界的市民,而只是医护人员和医学生。在腾讯发布的新闻报道的跟帖评论中,有大批的仇医言论,声称医生该砍。

30年市场经济体制对医生潜移默化的影响之深,医生变得自己都不敢相认了,真的不敢相信“利”竟然成了每个医生脑子里挥之不去的魔影,沾染了多少商人的铜臭和见利忘义,是一个什么样的比例,医生身上还有多少医生的本义,医生的“仁”在医生身上还剩几许。扪心自问,真的脸红心跳浑身冷汗。

4、专业技术人员阶层;

根据国际相应约定和我国法律法规规定,包括:

(1)病人有个人隐私和个人尊严被保护的权利

(4)尊重医务人员的劳动及人格尊严的义务

正所谓时移世易,不可同日而语——此时的医生早已不是当年的医生,此时的患者也不是当年的患者,他们是“医生不像医生,是在做生意;患者不像患者,是来讨债的”。这一点我们许许多多的医务人员可能还不自知,或者明明知道却不敢承认,或故意装糊涂,甚至在转移视线障人耳目企图迷惑他人……可是,我们真的有“障眼法”或“隐身衣”吗?没有!

天作孽尤可存,自作孽不可活!悲剧是医务人员自身造成,还是患方所致?医患双方都有自知之明又知己知彼吗?学会对话吧!不对话怎么沟通,不沟通怎么相互理解,不理解怎么解决问题,医患关系又怎么能够和谐?

(5)遵守医疗机构规章制度的义务

伤医辱医发生后,医院和医生要么保持沉默,一味地捂、一味地盖、一味地回避,尽快息事宁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或不了了之。要么震惊愤怒,大声疾呼“我们不能再沉默了,我们要为生命安全呐喊。”

近些年伤医案辱医案频发,每过一段时间就出现一次或数次。只要出现伤医辱医案,健康类自媒体和微信朋友圈,每次都会出现爆炸似的传播,医疗圈就会人人自危。而圈外人员很少触动,甚至更多认为是自作自受,罪有应得,有的更是把伤医说成了为民除害。

行医是一段艰辛且漫长的道路,需要耐得住寂寞,不要被眼前的个例干扰了自己的初衷.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面对伤医案大众认为悲剧会让医疗圈警醒,医疗圈认为悲剧会让大众警醒。那么到底谁该醒醒了?谁都该醒醒了!

知名评论员吴帅指出:“真正让我感到害怕与恐惧的,不是出现像“阿宝”这样充满道德优越感和暴力气质的知识分子,而是在他们的背后充斥着大批成群的信徒,这让我仿佛闻嗅到五、六十年代那种荒唐社会的味道。对权力绝对的服从与迷信,将暴力的拳头对准了那些无辜的普通人们,没有忏悔、反思、独立的精神,只有站队和站队后的暴力,把这个世界制造得一片的乌烟瘴气。”

7、商业服务人员阶层;

(6)病人有服务的选择权、监督权。

作为一个高素质的群体是推动改变,而不是放任恶化,能力越强责任越大。

(2)按照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规定的标准,获得与本人执业活动相当的医疗设备基本条件;

10、城乡无业、失业和半失业人员阶层。

(2)树立敬业精神,遵守职业道德,履行医师职责,尽职尽责为患者服务;

(6)不影响他人治疗,不将疾病传染给他人的义务

《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第22条医师在执业活动中履行下列义务:

(5)病人有权获得住院时及出院后完整的医疗。

(1)在注册的执业范围内,进行医学检查、疾病调查、医学处置、出具相应的医学证明文件;选择合理的医疗、预防、保健方案;

出现伤医辱医案后,健康类自媒体和所谓的行业代言人等每次都是情绪化的、站队似的表达,甚至谩骂,或者是无条件的谴责,随后是朋友圈爆炸似的传播和刷屏。他们认为这样就是为医生好,可以救医生于苦难。可你看看他们的朋友圈有多少是行外人士,又是谁在与他们一起滔滔不绝、义愤填膺,喊着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为他站队?除了看到的都是医疗圈,行外又有几个在转发和谴责?更不说将这种敌对情绪传播在圈内的负面影响。

为什么沉默?党和政府一贯的态度——医生,是高素质的群体,要对得起医生这一称号,和谐第一,大局为重,不要计较个人利益。要理解政府,要同情弱势人群。成为被攻击目标,千万不能爆发,而要自我反思和检讨,找出自己的错,自身存在的问题,医方至少也是主要因素。要相信党和政府是理解医生的。

据从事医患纠纷处置和研究工作很多年的上海中山医院医务处处长杨震的研究发现:

目前的医患矛盾,有人说是媒体问题,有人说是患者问题,有人说是医生问题,有人说是医院问题,其实这些都没有说对。中国医疗走到今天,任何所呈现出的表象,都有其背后深刻复杂的体制制度根源。医疗环境恶化,医患矛盾突出,医患严重对立,主要根源是30年市场经济的运行体制,导致的医院公益性严重削弱,公立医院不“公立”的体制机制问题,是体制之殇——过度市场化的医疗和商业化的医疗管理模式,使医学失去了它的本真,使医患双方都成了受害者。这个问题不解决,即使媒体闭嘴,患者不吭声,医患矛盾不会因为悲鸣和发泄而减少。

2001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发表《当代中国社会阶层研究报告》,把当下中国的群体划分为十个阶层:

9、农业劳动者阶层;

(8)有获得赔偿的权利。

(3)关心、爱护、尊重患者,保护患者的隐私;

(7)病人有免除一定社会责任和义务的权利。

跳不出自己的圈圈,再怎么冠冕堂皇怎么高大上怎么崇高伟大都只能是瞎起哄,都是有害无益。

2、经理阶层;

医生和病人都是受害者,是体制的受害者,现在受害者都错把对方当成了施害者,斗得血红了眼睛,斗得难分难解你死我活,互不相让,恨不得都要结果对方。

中国患者大部分是善良的和通情达理的,但是庞大的患者基数,即使里面有万分之一十万分之一的流氓败类和人渣,也足以令医院苦不堪言。

体制的恶,并不隐身,但是就因为它的庞大和坚固,与受害者力量相差悬殊,推动和改变它非常的不容易……是徒呼奈何,随波逐流,不战而退,还是想方设法各方联手推进政府加快医疗改革,彻底推翻和砸烂这使医生痛苦不安、患者遭殃积怨医患都受害的逐利体制,还医疗公益性,医患重塑互信,回归医疗本真,以人为本,仁心仁术,使医患双方都受益,这是非常考验医生们智慧和勇气的。

(4)努力钻研业务,更新知识,提高专业技术水平;

(1)遵守法律、法规,遵守技术操作规范;

(1)如实陈述病情的义务

(9)请求回避权。

医疗圈齐呼:看谁还从医?从医者却没有因此而却步。据2016年6月28日《广州日报》消息,广东医科大学近年来贫困生的比例已超过30%,3个学医的孩子当中,就有1个来自贫困家庭。对于很多穷人家的孩子来说,医生仍然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职业。坚硬的现实,仅仅是使一些“有门路”的家庭让孩子改弦易辙,而那些“穷孩子”依然将学医作为改变命运的热门渠道。

5、办事人员阶层;

(3)从事医学研究、学术交流,参加专业学术团体;(4)参加专业培训,接受继续医学教育;

其实,如果仔细观察分析,对方不是什么暴民,也不是什么团体,他们都有某些共性,是人数为天文数字的社会学家划分的某个“阶层”,他们把对医疗待遇的不满宣泄到医界的头上。

哪个行业没有害群之马?医疗行业没有吗?跳出来煽动医患对立、医媒对立的,除了行业关注,谁在看?行业外不关注,不认同,怎么可能会改变了什么?即使你说的多么慷慨激昂,义正辞严,到最后说和没说有什么区别?

(2)配合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进行一切检查治疗的义务(遵守医嘱的义务)

3、私营企业主阶层;

(医学讨论组:300487331,欢迎加入讨论)